X

请填写以下信息,会有专人与您沟通

你的信息将被严格保密




圆通梦碎高端快递:承诺达疑似解散,员工大闹总部

作者:燃财经 来源:燃财经  2019/10/15 10:11:00
从中国快递业发展趋势看,消费升级背后必然是服务升级,中国必然从廉价快递大国走向品质快递强国,这个过程中伴随着头部快递的服务能力突破,承诺达的探索是有益的,但需要打一场换道发展和服务升级的硬仗。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燃财经”(ID:rancaijing)。

  最近,好几段“员工大闹圆通总部”的视频在快递员和送货司机的手机里疯传。

 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这不过是企业和员工之间的一点小纷争,但当燃财经实地走访之后,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圆通速递自2016年借壳上市登陆A股后,股价从最高的36.5元跌到了现在的11.84元,市值仅为341.46亿元。对比它的同行,中通市值160.18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131.43亿),顺丰市值1826.76亿元,韵达市值782.20亿元,申通市值358.97亿元,圆通表现得实在不算太好。

  与低调的股价相比,2017年,圆通高调开启了“二次创业”,宣布花重金打造城市高频配送直营网络B网,并于2018年正式成立其直营品牌“承诺达”,直接对标顺丰。

  根据介绍,承诺达讲究同城即时送达,异地限时送达,使用B网快递的大多是生鲜商品、加急订单等。但就是这样讲究时效的服务,在网上却存在大量“延误、快递绕路、超时”等投诉。

  给出差评的不仅是用户,还有圆通自己的员工。10月12日上午,包括送货司机和快递小哥在内的多名B网员工收到了一个坏消息:填写一张自愿离职表,转入A网。多名快递员对燃财经表示,员工转入A网,意味着B网业务的停摆。燃财经就此向圆通公关人员求证,但截至发稿前,对方未有正面回应。

  与“高端型”的B网相比,“经济型”的A网,也就是平时使用的圆通快递,日子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。此次大闹圆通总部的员工中,有一部分是A网的送货司机,他们对燃财经表示,不满来自缴纳社保的单位被擅自更改、底薪降低、车被承包、无活可接等。“这属于变相赶人”,多名司机告诉燃财经。

  回顾国内快递行业数十年发展历程,其迅速崛起与阿里等平台带来的电商红利息息相关,但随着服务同质化越来越严重,快递企业都想要另辟蹊径,突出重围。

  然而,本来应该成为圆通突围战先锋部队的“承诺达”,为何如今身陷解散风波?圆通又是如何掉队的?

  “承诺达”倒闭罗生门

  双十一大战迫在眉睫,圆通却要拿自己员工开刀。

  “承诺达”快递员小赵告诉燃财经,10月12日上午,圆通B网的快递员陆续收到通知,上级让他们填写一张自愿离职表格,并在10月15日正式办离职交接手续。尽管上级表示,离职的员工可以转岗到A网,但这突如其来的“被离职”还是遭到了员工的拒绝。这一说法得到多名“承诺达”司机的证实。

  

  B网员工提供的离职表,想去A网就得签

  小赵告诉燃财经,他于2017年11月加入B网,当时他满怀希望,一切都是新的,车子、营业部,配的都是好东西。目前,他平均一个月单量在1500单左右,工资有八九千元,超过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如今他面临“转岗”或“下岗”的选择,但他不愿意去A网。原因一方面是A网工资按件计提,没有保底工资,车子也没保险,算下来收入低于B网;另一方面,一旦签署了“自愿离职书”,原本可得的赔偿金也就没有了着落。

  据了解,承诺达在北京地区有三四十个站点,大约有600名员工,两个月之前已经裁撤了一批。“从三环内往外撤,三环内的站点,人员全部撤离。”小赵说。

  “如果公司是经营困难或者是破产,需要公司开具相应的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,这会有赔偿金,但现在他们要我们自愿离职。”在小赵和同事眼里,公司这样做是在逃避责任。

  不过,在圆通顺义区站长于庆利看来,这并不是“解散”,而是“融合”。“我们B网全部解散,然后合并到A网承包的片区。”他告诉燃财经,“当初做B网承诺达的初衷是为了争市场份额,增加公司业绩,现在目的已经达到,就需要把A网和B网融合到一起,提高管理效率。”

  他介绍,这一融合计划从去年12月开始进行,顺义区现在总共有70个员工,月产值63万,顺义的订单量上升了12%。他很满意这样的业绩,因此并不承认解散一说。

  “我们之前共用一个行者系统(圆通自研的快递服务运营系统“金刚系统”下的子系统),可能会一个单子两家都拿,不仅会混乱,效率还会降低。后来B网进行了独立,现在融合之后,再用回原来的行者工号就可以了。”于庆利称,顺义区已经融合完毕。

  但融合这个说法很像是他的一厢情愿。10月14日,有承诺达集散中心员工告诉燃财经,他和同事们收到通知后,拒绝了并入A网的要求。

  

  承诺达集散中心员工10月14日收到的通知

  “我原来就是从A网转到B网的,当时转过来就给我少发了一千多元工资,找两边人事谁也给我解释不明白,现在又要B转A,工资又是问题,先把这边的问题工资弄清楚了再说。”他表示。

  该员工称,14日下午,他们开了部门会议,会上称愿意去A网的员工可以进行交接,不愿意去的将在10月25日结清9月和10月的工资。

  “承诺达业务估计是不做了”,他告诉燃财经。但于庆利表示,承诺达业务还会继续运营。

  截至发稿前,圆通方面尚未对此做出回复。截至今天上午,承诺达还能正常下单。

  圆通B网,一张必打之牌

  2017年2月,一则“圆通速递北京某站点倒闭、快件无人配送”的吐槽帖在网络疯传。

  后来的整个2017年,圆通都处于漫长的修复期。一直到2018年年初,圆通ABC三网并行的生态圈战略正式成型,其中B网最受关注。

  相比轻资产传统加盟模式下的A网,B网类似圆通的重骑兵,对标顺丰高附加值的商务快递,正式向顺丰发起挑战。圆通董事长喻渭蛟直接称其为圆通“二次创业”的开始,前圆通速递执行副总裁杨新伟“回归”,掌管B网事业部,可见重视程度之高。

  

  圆通A网加盟模式

  直到2018年10月,圆通正式宣布成立直营品牌“承诺达特快”,产品包括同城特快、即日达、次晨达等,还加入了即时配送、O2O配送等服务,主打中高端客户。

  承诺达是圆通蛟龙集团(即圆通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51.01%)旗下全新的独立品牌,背后主体公司是上海圆硕。其官网介绍,承诺达特快已在92个城市设立700余个直营管理的营业部,至2019年底将达到近1000个直营管理营业部。

  

  在价格方面,承诺达同城、省内、跨区域快递的价格分别是:首重10-11 元(续重1-2元)、11-12 元(续重1-3元)、18-20元(续重6-10元),高于圆通快递价格,略低于顺丰快递。

 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解释道,在电商快递消费升级趋势下,圆通的这个战略选择是对的,是综合物流生态护城河的构建。

  随着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融合,及物联网等智能科技的应用趋势,能与C端客户广泛互联互动的快递商家或将先胜。同城配送涉及小B服务和C端客户,让快递企业在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毛细血管更完善,感知C端客户需求的能力更强。

  因此,菜鸟、京东、顺丰、苏宁等头部企业无不介入同城配送,美团外卖(美团配送)和阿里本地生活(蜂鸟配送)也在通过即时物流渐进介入,不排除在未来凭借C端消费物流服务网,反噬快递企业,成为新物流的霸主。不安于仅做单一快递服务的圆通,必然谋求发展多张网以打造生态护城河。

  同时,承诺达切入的即时物流市场是一块让人舍不得放弃的大蛋糕。2019年,即时物流市场规模达1200亿元,预计未来三年也将持续保持30%以上的复合增长,2021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,市场潜力巨大。

  根据西南证券的数据,2019年上半年,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277.6亿件,同比增长25.7%,但较去年同期增速下降1.8个百分点。上半年如此超预期的行业增速,证明电商红利仍未褪去。

  面对这么大的市场,杨达卿表示,圆通B网这个重骑兵部队的打造既需要对仓运配产能稳健地战略投入,把握投资规模和布局区域的合理化,也要着眼包括空运等协同支撑体系,如果不能类比顺丰,就难发挥后发优势。

  今天快递领域的竞争,已经不局限于同行之间,而是有了更多跨界入局,并且科技变革一日千里。过去的发展,更多凭借自有资本,但快递业已经全部进入资本化,资本杠杆的外力影响也越来越大,因此不但对圆通,乃至整个快递行业都有较多不确定性。

  圆通为何掉队?

  圆通董事长喻渭蛟曾发布一封内部信,将承诺达称为“圆通二次创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”,寄予厚望。然而这条花重金加入中高端市场的鲶鱼,究竟搅动了多少市场呢?

  据四通一达2018年半年报,圆通快递服务成本最高,净利润增速最缓慢。

  半年报期内,圆通净利8.02亿元,同比增长15.69%,韵达、中通、百世汇通、申通的净利分别是10亿元、20.48亿元、-4.33亿元、8.67亿元,同比增长率分别是33.78%、67.8%、30.62%、16.21%。持续上升的人力、场地等各个环节的成本,使得圆通面临很大压力。

  而建设B网自然离不开基础设施的铺设,圆通2018年半年报显示,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28.17亿,同比下降395.76%,等到2019年上半年,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依旧为-16.22亿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圆通实现营收139.53亿元,同比增长15.64%;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8.63亿元,同比增长7.63%。

  成绩不错,但受行业价格战影响,公司上半年单票(收发一次)收入同比下降10.7%至3.19元,单票毛利同比下降3.84%至0.38元。

  同时其营业成本也在增加。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成本为122.32亿元,较2018年同期增长16.66%。其中快递行业的营业成本为108.35亿,比上年增加19.92%。这说明,圆通在B网的建设中烧了不少钱,手头或许有点紧。

  花了如此多的精力,圆通2019Q1-Q2公司快递量同比增速分别为39.2%和32.1%,虽然跑赢行业,但与其他快递上市公司相比仍处下风,其中2019H1更是落后于中通、韵达、百世和申通四家近10个百分点,市场占有率仅排在第三位。

  

  员工问题或成为圆通最大内忧

  与外部的压力相比,如今圆通遇到的最大难题或许是其内部的动荡。除了承诺达员工,圆通A网的司机也正经历着去留的选择。

  多名A网司机称,他们原本是和杭州锦圆货运有限公司(圆通速递100%持股公司)签署的劳动合同。今年9月,圆通方和司机协商更改社保单位,最后在未经司机同意和未重新签订合同的情况下,将司机们的社保转入桐庐京诚运输有限公司,任职受雇日期从今年9月1日开始。多名员工表示,他们只得到了口头通知。不过,社保基数并未降低。

  

  A网司机提供的社保缴纳单位

 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主任律师称,在劳动合同没有解除的情况下,私自更改员工的社保缴纳单位和缴费基数都涉嫌违规。如果是单位解除原来的劳动合同,属于违法解除,单位应该依法补偿,如果没有解除劳动合同,员工也可以依法维权,要求补偿或依法纠正。

  “我们查了,桐庐京诚这家公司是新成立的,和圆通速递没有关系,我们没法信任它。”一位圆通员工表示。

  

  天眼查信息

  据悉,桐庐京诚成立于今年6月10日,注册资本为500万,股东杨冬为圆通北京车队队长,金栋为北京汽运经理。据司机介绍,像这样由车队队长任股东的公司,除北京地区外,在全国还有5家,分别是无锡、广州、杭州、成都、长沙。

  另外,司机们反映,从今年9月开始,他们被“变相降薪”。在每公里数的提成没有变的情况下,公司将原来4000元-6100元不等的工资底薪,变成了2500元,3-8年的工龄也全部归零。

  这些司机从去年年底公司取消每年必发的1200元年终奖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。不仅不给发年终奖,公司派单的强度还不断加强,有位司机称自己几乎一个月没回过宿舍,“这单长途刚跑完,还没下车,下一单已经派过来了。”

  紧接着车队开始了三次调整,去年12月末,圆通开始动员车队进行共建,将驾驶员归入承运商公司,“大家伙儿不愿意”。

  

  A网司机提供的车队共建通知

  从今年6月开始,圆通又先后将车承包给第三方公司,后来又鼓励驾驶员承包车辆,一辆车交3万元押金,合同签一年。这造成的情况是,一些车辆被承包占用,一部分司机失去出车机会,只能吃保底工资。还有一些司机不敢承包,“要交3万押金,我们怕被套进去,” 一名司机这样解释。

  还有部分司机表示,部分圆通挂车车厢超标,他们不愿出车,上路一旦被抓,还要承担相应法律后果。

  

  A网司机提供的违规车辆罚单

  对于目前B网业务调整、部分A网司机“讨说法”的情况,截至发稿前,圆通官方尚未给出回应。

  杨达卿认为,从中国快递业发展趋势看,消费升级背后必然是服务升级,中国必然从廉价快递大国走向品质快递强国,这个过程中伴随着头部快递的服务能力突破,承诺达的探索是有益的,但需要打一场换道发展和服务升级的硬仗。

  但目前来看,这场仗打得并不顺利。遇挫的圆通,能否平稳度过此次危机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标签: 圆通 

热门文章

回到顶部